第72期 再思稱義與成聖的觀念與實踐

1997年2月,世界信義宗與天主教發表《信義宗教會與天主教會有關稱義教義的聯合聲明》(下稱《聯合聲明》),1 處理宗教改革時期「稱義」觀的爭論。天主教為回應馬丁路德(下稱路德)的稱義觀所造成的衝擊,召開天特大公會議(下稱天特),闡明她們的「成義」2 教義立場,引動了天主教與信義宗彼此作出「教義譴責」。簡而言之,大家都視對方為「異端」,該受詛咒。 自從梵蒂崗第二次會議(1962-1965),天主教向基督教(即更正教,下同)釋出友好態度,稱呼後者為分離的弟兄,雖未等同於天主教徒般享有「圓滿的得救方法」,卻視之「應當享有基督徒的名義」。3 之後,信義宗與天主教在因信稱義的分歧上作出對話,當中最大的突破是化解了彼此譴責──「……在這《聯合聲明》中呈現的信義宗教會的教導,不受到天特會議的譴責下;而信義宗信條的譴責也不適用於羅馬天主教在這《聯合聲明》中所發表的教導。」。4 本會於1998年12月發表第14期《宣道牧函》──「從宣道會看基督教與天主教的異同」,既樂見《聯合聲明》背後謀求友好和共識的態度,亦申明基督教與天主教在三個重要的恩典教義上 ── 聖禮、教宗無誤及馬利亞 ── 存在極大分歧。 本《牧函》是再思《聯合聲明》的核心關注 ── 因信稱義和善工,並且就本會四重福音所宣示的得救與成聖,與之作出比對,加深本會信徒對此課題的認識和實踐。5 一,路德的因信稱義 宗教改革的爭論肇始於一個獨特的宗教環境,十五、六世紀可算為中世紀最「敬虔」的時代,人們殷勤地參與種種「善工」,出席各種聖禮,領聖餐,祈禱,禁食,賙濟,瞻仰聖徒遺物,到羅馬教廷朝聖等等。6 當羅馬教廷苦於未有足夠資金建成聖伯多祿教堂,亦想到「善工」之法,動員信徒購買贖罪劵。善工背後正是人心裡缺乏得救確據,有評論說:「對中世紀晚期的天主教徒來說,並不是喪禮一完便萬事了結。葬禮結束後,歌禱堂 7 還要為保證死者靈魂的安息唱彌撒。」8人們心理上被深沈的罪惡感籠罩,信念中充滿受神審判與刑罰的恐懼,以至懷疑自己的靈魂能否得救,就算在修道院中的路德也是如此。 路德的靈性掙扎推動他去尋問得救之道,他從自己的神修導師施道比次指導中,明白真正的悔改乃以神的愛為起點。他得到德國神秘主義者陶勒爾的啟迪,並在講授〈詩篇〉時,認定得救完全出乎神的「恩典」。他重新研讀古教父奧古斯丁的著作,聚焦於「基督」為人的罪而死的救贖意義。就在講授〈羅馬書〉時,他認定福音是「罪得赦免」。9 而且,信與「道(聖經)」的關係密不可分,道喚起人的信心,同時賦予我們實實在在的得救確據。10 1530年,由墨蘭頓起草,路德確認的《奧斯堡信條》第4條寫道:「……人相信因藉著死償還了我們罪債之基督的緣故得蒙恩寵,罪得赦免,上帝算這信為人在祂面前的義。」11 至於人的「信」,都是神所賜的,不是人憑意志而出;既認定是神所賜的,就自認得了確實的把握,可以得救。12 二,《聯合聲明》的共識與差異 信義宗與天主教在《聯合聲明》中達成三項基本共識,包括:(1) 稱義是三位一體上帝的工作;(2) 唯獨基督使我們被稱義;(3) 上帝施予的恩賜,我們只能在信心裡領受,卻永不能以任何方式賺取的。13楊慶球指出:「如果撇除當時天特會議的偏見,天主教與基督教對因信稱義的觀點應該是一致的。1997年2月,世界信義宗聯會與天主教會發表《因信稱義聯合聲明》,與路德所持守的相近……。」14 根據德國信義會與天主教會「教義裁判 ──教會分裂研究計劃」中的歷史回顧,宗教改革時期關於稱義的爭論可以歸納為七點:(1) 本性的墮落;(2)人的被動性;(3)外在或內在的稱義;(4)罪向;(5)得救的確據;(6)唯獨信心與善功;(7)補贖。15《聯合聲明》基本上回應了前六項。16 以「本性的墮落」為例,雙方「共同宣認:所有人的得救,都完全依靠上帝救贖的恩典。」然而,各自表述的差異仍然明顯,信義宗認為「人在自己得救的事上沒有合作的能力」,天主教則認為「人在同意上帝稱人為義的行動上合作」。17 在《聯合聲明》公布後,天主教信理部拉青格(Josef Ratzinger)樞機修正教會合一促進理事會(Pontifical Council for Promoting Christian Unity)主席加西迪(Cassidy)樞機對《聯合聲明》第18段「有關稱義教義的地位」的了解,表示因信稱義教義不單協助調校教會所有教導和實踐,而是需要與教會其它教義一併考慮,就如她們一直以來強調救恩是透過教會的聖禮作媒介,又如她們認為此課題要與教會論一起討論,確定教會在使人稱義和成聖的路上的角色。德國165位神學學者便因此提出對《聯合聲明》的疑慮。18 當天主教在梵二會議時伸出和好之手,實質上並沒有修改天特所呈現的教義分歧,還要看下一次大公會議怎樣回應此《聯合聲明》,基督教與天主教之間才有共同根基去處理其他教義問題。19 三,宣道會關注人的得救 十八世紀,英美相繼出現奮興運動,那時候的宗教環境所呈現的問題,可視為實務而非教義性的,奮興運動先鋒約翰衛斯理是個好例子。當他遠度重洋到美國傳道,船在狂風巨浪中搖晃,他看見面前26位莫拉維夫弟兄會人的安然對比於自己的懼怕,差別實在太強烈了。船泊岸後,一位弟兄上前問他:「你認識耶穌基督嗎?」他答:「我知道祂是世界的救主。」弟兄隨即說:「對,只是你知道祂已經救了你嗎?」20 在整個運動,奮興家們發出呼聲:「你得救了沒有?」21 宣信追隨奮興運動的路線,稱義觀受了亞米紐斯主義影響。22 今天的《聯合聲明》宣認「所有人的得救,都完全依靠上帝救贖的恩典」。23 昔日的宣信也如此認為:「得救的方法,是放下一切,讓神來拯救你。」24 可是,他卻補充:「神藉著福音呼召我們每個人,邀請我們接受白白的救恩,聖靈也會來敦促,但對我們而言,這仍在乎個人選擇。……拯救並非機械程式,卻關乎人意願,必須人與神合作。」25 這個聲稱表面上接近於《聯合聲明》中天主教的觀點 ──「人在同意上帝稱人為義的行動上合作」,26 然而我們要認清天主教整套得救觀,既稱人運用自由意志與神的恩典合作,還加上以人的善工作為領受神恩典的明證。奮興家的得救觀,只在前者略為相近而已。 對奮興家與宣信而言,因「信」稱義乃是「一次動情的、改變生命的經歷」,稱之為「決志」。27 宣信因此而強調人對福音有兩重責任:(1)聽聞福音者有責任作出抉擇;(2)基督徒必須承擔傳福音的責任。梁家麟評論說:「這個對傳者的責任的強調,塑造了宣信的教會觀和宣教觀。」28 楊慶球進一步指出:「宣信成立宣道會時,心中充滿熱情,對未得救的人有非常強烈而且積極進取的宣教心志,而這種心志完全聯繫於對上帝的信心上。」29 四,宣道會重視信徒的成聖 路德明確地疏理出唯獨信心和沒有善工的稱義觀。《聯合聲明》談論善工,雙方共同宣認「基督徒活在信、望、愛中,善工乃跟隨稱義而來,並且是其果實。」30 在為天主教一方讚好時,還要在意於天特的成義教令,31 為善工留下很大空間,聲稱信徒洗禮後仍會犯罪,「補償」的聖禮對他們獲取救恩是必須的,32 信徒可以「用禁食、賙濟、祈禱、和屬靈生活所應有的其他敬虔行為去補償」。33 宣道會源於奮興運動,當時的關注點不再是「善工」,而是「成聖」。 首先指出,宣信的稱義與成聖觀念是連貫、不可分割的。耶穌基督是主,既是拯救我們的主,也是使我們成聖的主。我們信主的拯救,這信心亦催使成聖必然發生。因此,楊慶球指出:「一個不能成聖之人,只可能是不信的人,他們已經遭受棄絕;一個有信心的人,一定在成聖之途。」34 然後,楊氏解說稱義與成聖的不同,且先後有序:「稱義是因耶穌的得贖得稱為義;成聖是在上帝的義中長進。稱義是對罪的赦免,宣布無罪;成聖是真正進入無罪的狀態。稱義使上帝接納我們;成聖使上帝喜悅我們。」35 再者,成聖強調「信徒應有因信主而來的聖潔生命」,「今日雖然未能完全無罪,但是進入了追求完全聖潔的方向,朝向無罪聖潔的目標,所以生命的改變是可見的。」36 宣道會的成聖觀,強調人在屬靈上的主動性。37 宣信提出個人追求成聖的四步曲:38 第一,要意識自己需要成聖。信徒就算被稱為義而罪得赦免,還要正視罪的影響仍在,一生要與它搏鬥。39 然而,成聖是可能的,只要渴望,就能得著。40 當然,我們要理解成聖並不是絕對的完全,乃是一種動態的生命成長經驗,不斷被神的愛充滿,不再將心思放在不合神心意的事物上。41 第二,要來到「使人成聖的主」面前。不少奮興家以呼喚人得著「得勝的基督徒生命」為目標,42 著眼點往往落在行為和表現上,看重了「我」而不是「基督」。43 宣信從「與主聯合」而非「品格得以逐漸改善」來建構成聖觀。44 他的成聖觀,不是一套自我修為,亦不是擇善棄惡之道,乃是接受使我們成聖的主,讓祂得勝的生命內住在我們的生命,使祂的聖潔在我們身上彰顯出來。45 第三,憑信決志。宣信認為得救與成聖都要求信徒憑信決志,只是後者在信主後而已。46 真正的決志必然包含向主降服,把自己奉獻給祂。47 從得救到成聖,人都要有屬靈上的主動性,而奮興家就是要奮力喚起信徒這份心懷。 第四,相信主已悅納我們所獻上的心志。奉獻是我們的責任,而成聖是主的責任,只須確信祂必定成就。48 往後,只要保全一顆真正屬主的心,「不斷」把自己奉獻給祂,又「不斷」藉祂的話語得餵養,主聖潔和完全的生命自會注入我們的生命,使我們遵行祂的旨意。49 這正是宣道會一直強調「靈命進深(deeper life)」,一條沒有最深,只有更深的成聖之途。 成聖使我們得著「活出聖潔之能」,50 靈命漸漸成長,外顯出好品格與好行為。51 滕近輝亦以十二組「知所先後」教導信徒追求靈命長進:(1) 同在在先,事奉在後;(2) 地位在先,經驗在後;(3) 動機在先,行動在後;(4) 愛主在先,勞苦在後;(5) 結連在先,結果在後;(6) 遵行在先,話語在後;(7) 方向在先,舉步在後;(8) 真理在先,感覺在後;(9)...

Read more...

第71期 反思香港財富不均

引言「財富不均」是近年香港人十分關心的社會議題。2016年,反映收入差距的堅尼系數達到0.539,是有紀錄以來的高位。不滿情緒日益高漲,不時有要求政府在扶貧和提高社會福利方面要多下功夫。過度的財富不均並不符合聖經中對公義的追求。就算對非信徒來說,嚴重不均也會衝擊社會的共融。。。

Read more...

第70期 在社會政治事務的參與中跟隨基督

自2014年「佔領運動」發生以來,香港社會未見出路,政見分歧導致人際關係緊張破裂,普遍見於社會、家庭和朋友圈子中。社群政治取向愈趨兩極化,社會普遍缺乏爭取共識與和解的動力及願景,不同政治取向的群體之間普遍存在信任危機。。。

Read more...

第69期 當教會遇上貧窮人

從一個貧窮人的故事說起 最近,我們探訪了阿晴(化名),她與8歲及6歲的兒女同住在舊區唐五樓一間約八十呎的劏房。女兒經常投訴廁所骯髒,兒子有時又會鬧情緒。阿晴說:「生活雖然困難,但有大家的關心及禱告,帶給我很大安慰。」 翌日,阿晴致電給我說:「我很感動,昨天你們離開後,我隱約聽到門外有人叩門。。。

Read more...

第68期 在撕裂時彼此聆聽

自從「9.28」以來,香港社會及教會因佔領運動出現極大的矛盾和撕裂。我們相信,基督徒在此刻政見雖然不同,但學習如何聆聽不同意見,不讓政治撕裂造成人與人之間,甚或整個社會的永久傷害,尤為重要。神學及時事立場委員會於11月1日安排了一場對談會,讓不同意見的弟兄姊妹分享其經歷和感受。。。

Read more...

第67期 不輸在起跑線?不輸在終點!

教育是人們在社會向上流動的主要因素,很多家長都深明此理。可是,香港的教育制度千瘡百孔,也是不爭的事實。其流弊影響之廣,基督徒也不能置身事外。2013年小一自行分配學位中只有42%申請者能入讀心儀學校。有家長藉「世襲制」的優勢,或加入宗親會,或受洗加入教會,以增加子女入學的機會。有家長為子女同時報讀國際學校。。。

Read more...

第66期 基督徒的政治參與

2011年至今,香港教會經歷了多件具爭議性的事件,例如信徒應否參與抗爭行動?教牧應否參政?教會應否就社會政治事件表態?這令信徒在現今的社會裡,不得不再思考政治參與的問題,本文將從信仰的角度,探討基督徒參與政治一些應注意的原則。。。

Read more...

第65期 香港宣道會對同性戀平權運動

有鑒於近期就基督教對同性戀的釋經與牧養,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諮詢的態度,以及對同性戀平權運動的回應,在教內外均出現紛歧與爭論,本會不少教牧及信徒,期望本會就有關議題作出回應。職是之故,宣道會香港區聯會執委會在擬定本會立場後,委託梁家麟牧師代筆,撰文回應。。。

Read more...

第64期 給我一個仔,可以不可以?

對輔助生育科技的倫理及牧養反思 日新月異的倫理難題   今天,蔡弟兄夫婦約了黃牧師見面。他們是教會的模範夫婦,結婚多年,沒有子女,熱心事奉。電聯時,蔡太吞吞吐吐,不肯說約見原因,黃牧師知道事有蹺蹊。 約見前半小時,黃牧師重溫紀律手冊中婚外情和離婚的部分,在腦海裡翻查一些處理過的個案。。。

Read more...

第63期 基督信仰對環保意識的一些商榷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觀測史上第四大芮氏規模9.0級的大地震,並引起大海嘯,進而引發福島核電廠危機事件,至今已超過一年半。災難引發的普世危機感開始消退,人們對核輻射洩漏的恐懼也慢慢地淡忘。只是我們不要以為事件已經化危為安,又或者以為核輻射洩漏事故的影響有限,我們大可不必寢食不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