倖存者劇場短評
倖存者劇場短評

倖存者劇場短評

《倖存者》

作者︰Kevin Leung(華基堂)︱ 2023年11月20日

《倖存者》

《倖存者》是導演和三位演員藉著《約拿書》故事對觀眾的心靈拷問。

麥高利小劇場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小劇場,場地小得很,表演者與觀眾距離極近。劇場沒有什麼佈置,就是一個全黑的空間、幾支燈、一部投映機而已。撇除這是因為導演經費不足的可能性,這個佈置就仿佛是觀眾大腦中漆黑而空洞的一個小小空間,讓觀眾參與在這60分鐘的心靈拷問之中同被拷問。

一群海難事故的倖存者,用盡各種方法去理順他們的過往。過程中驚心動魄的海難經歷一次又一次重演、加上投映機實時轉播的影像重疊,每次都像午夜夢迴時被壓抑心底的創傷經歷突襲而驚醒。那是親身經歷過海難事件每位倖存者共同的夢魘。在疑幻似真的flash back之間,在場景重現和重疊的deja vu之中,我已經分不清那轟轟的錘牆聲究竟是昔日的炮火抑或今天沉重的心跳、藤條每次與牆壁地版清脆的接觸又究竟在鞭撻當天的肉體還是今天的心靈。

人先得重新建構過往不幸的因果,才會懂得活在現在然後計劃將來。問題卻是在這個重新建構歷史的過程中,人要站在心理陰影(舞台)的正中央,面對自己的愧疚(戴),面對往日同伴的指責(胡),也要面對上帝的質問(彭)。同伴與上帝的質問聲音來自觀眾席的左右兩角,每一句都似是在觀眾的心中迴響,挑戰每人對共同經歷那一件災難的理解。一如樹寧導演製作的其他表演,他沒有打算給觀眾一個答案,甚至也沒有讓觀眾知道他自己是否已經找到了答案。

如果倖存者在愧疚中苦苦追尋的是劇首唱生日歌時的「自我超渡」,他們在基督信仰中能到達的那「彼岸」似乎就只能是劇末最後一幕、約拿被大魚吐出來那個旱地的「岸」。此岸不同「彼岸」,不是佛家的涅槃、證聖果、西方極樂式的「終結」,而是約拿不願意面對的事工與使命的「開始」。

超渡即使命,使命即超渡。

渡人也渡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