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影 評

《臨時劫案》影評

龍年的港產賀歲片中,以《臨時劫案》最為不起眼。雖說不起眼,但主演的一樣是影帝級陣容,細看下,此片實為出色的。導演麥啟光及編劇陳偉斌師承杜琪峰、韋家輝,無怪乎整部電影充滿他們招牌的宿命感及以場景及對白帶動的黑色幽默。

《SPY×FAMILY CODE: White》影評

《Spy x Family劇場版》不如昔日一些大熱的動漫般,完全抽離本身故事的主線,強行寫成一個新的故事以供市場所求。它依舊以特務黃昏、殺手約兒及女兒安妮亞的互動為主軸,加強了三人的情感及合作來續寫之前的故事……

《命案》影評

《命案》到底是談天命不可違還是人定勝天,其實看過此片的,定必心裡有數。不過,這並非單一命題。其中一個主題是「囚禁」。整部電影中,所出現過的重要人物也被一些東西所囚禁: 大師被恐懼囚禁,終日擔心自己會如其父母般精神病發「痴線」;少東被傷人、殺人的慾念所囚禁,當聞到血、看見刀,他會「豁然開朗」;鳳姐被貪財的慾念囚禁,便瘋狂賭博以致債台高築;雨夜屠夫被過去的經歷囚禁,認定殺生、傷害別人是彰顯自己能控制的一個舞台。

《金手指》影評

程一言本身是一位工程師,來港後也只想找一份與工程有關的工作,可是他卻屢次失敗收場。機緣巧合下,他被曾劍橋看中找他「扮演」拿督,著他出價買地以「抬價」,再轉售圖利。程一言在「無工可打」的情況下也答應了曾劍橋的要求,可是,與曾劍橋為親戚的松哥卻不為所動。稍後,在回程的路上,松哥再遇上程一言,程一言繼續「扮演」拿督,以花言巧語引誘松哥出價,結果曾劍橋賺了數百萬,程一言也開展了「從商」的生涯。

《摘星廚神》劇評

尾花夏樹是世界級一流的廚師,但因著一次的疏忽而導致一外交官食物敏感的意外,引致與外國領事發生衝突而身敗名裂,並過著流浪及被各食店及廚師所厭棄的生活。然而,在機緣巧合下,他遇上了從未得到米芝連星級評價的早見倫子,並聲言可以助她得到此榮譽而建立起伙伴關係……

《花月殺手》影評

從片名上看,馬田史高西斯的《花月殺手》是一部血腥味濃烈的警匪片,但它既不血腥,連槍戰及動作場面也欠奉,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文藝片。編導著墨刻畫的是人性的破壞力多於武力的破壞程度。三個半小時的影像絕對可以使對該劇的討論來得豐富,故此,這篇文章只聚焦討論由李安納度狄卡比奧所飾演的Ernest身上。

《年少日記》影評

鄭有傑為怪獸家長鄭自雄的大兒子,他一直以來也無法達到父親嚴苛的要求。更不幸的是,有傑的弟弟為高材生,父母不斷的把兩兄弟作比較,使有傑完全失去自信心,而且在壓力漸增下,他身體也出現狀況,失眠、嘔吐等也使他苦不堪言,無法專注於學習之中。最後他因為敵不過壓力,而自尋短見。

《倖存者》劇場短評

麥高利小劇場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小劇場,場地小得很,表演者與觀眾距離極近。劇場沒有什麼佈置,就是一個全黑的空間、幾支燈、一部投映機而已。撇除這是因為導演經費不足的可能性,這個佈置就仿佛是觀眾大腦中漆黑而空洞的一個小小空間,讓觀眾參與在這60分鐘的心靈拷問之中同被拷問。

《白日之下》影評

「老左就係一個包袱!」這句話先出現於曉琪的母親跟曉琪就著照顧曉琪祖父的事宜上,引出了年老的人在健壯的人的生命中仿如包袱,想放下不易,但繼續堅持亦是困難。然而,這只是曉琪母親的想法? 還是「普世價值」呢?